<dfn id="nrvpn"><th id="nrvpn"><delect id="nrvpn"></delect></th></dfn>
    <progress id="nrvpn"></progress>

    臨桂機會
    時間:2019-10-23 【原創】   

    “1040陽光工程”在發展過程中,演變出的10份體系最多,其中最常見的是,每人至少要申購一份產品,交申購費3800元,該網絡以“五級三階制”模式進行運作管理,靠發展下線人員加入,以擁有份額的多少獲得晉升和回報,其中五級分別為:1-2份為實習業務員,3-9份為業務組長,10-64份為業務主任,65-599份為業務經理,600份以上為高級業務員,然后可以成功出局。投資33500元申購十份,可返還款6460元,最終可以得到1200萬元的回報。

        其中影響最大的是所謂的“臨桂機會”,也就是“資本運作,連鎖銷售,陽光工程”為名的傳銷網絡,在廣西桂林一帶的專屬稱謂,在桂林臨桂、靈川等地尤為猖獗。近年來,當地法院也判處了多起相關案件,2014年12月29日,臨桂縣人民法院審理判決的宋某等四人組織領導傳銷案,就是一個典型案例。

    2010年10月,宋某經秦某某介紹來到臨桂,被以“兩江四湖”“美國飛虎隊紀念館”“桂林市政務服務中心”等地,罔顧事實,編排“這里的橋是桂林本地昂貴的漢白玉打造,不是一般地方用得起的”,“這里有個大石頭,象征是絆腳石”,“國民黨廣西兵最多,把這個行業放在廣西,是為了統一臺灣”,“桂林市政府沒有圍墻,象征行業是沒有圍墻的大學”等等所謂“現象”所誤導,加入以“連鎖銷售”為名的組織,后發展了位某、張某夫妻為下線人員。2011年5月,位某、張某夫妻又以開旅社的名義騙苗某到廣西臨桂縣城,申購10份,交納33500元加入他們資本運作的傳銷組織。四人加入該組織后,瘋狂發展下線,先后成為高級業務員級別。宋某、位某、張某負責辦理申購業務、發工資、發提成款,收取申購款等,每月的提成、返還款有時候是把現金裝信封里發放的,有時候是通過商業銀行轉賬的。苗某負責聯系人員辦理申購,傳達召開經理會,管理下線人員,監督發放業績工資,給新人講課。至案發前,宋某累計發展下線63人,獲利人民幣3萬元;位某累計發展下線51人,獲利人民幣4萬元;張某累計發展下線50人,獲利人民幣4萬元;苗某累計發展下線33人,獲利人民幣3.05萬元。案發后,2014年1月4日,宋某到臨桂縣公安局經偵大隊投案自首;2014年1月17日,位某、張某到陜西省華縣公安局經偵大隊投案自首。2014年6月24日17時許,華縣公安局城關派出所民警在陜西省華縣文體西路將被告人苗某抓獲。經訊問,四人對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2014年12月29日,臨桂縣人民法院依法做出(2014)臨刑初字第145號判決:判決如下:判宋某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判位某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判張某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判苗某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處有期徒刑八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四人非法所得全部沒收。然而,如此重拳打擊,傳銷分子依舊猖獗,把“國家打擊”歪曲為“正面打擊,側面扶持”,不斷從國家打擊中尋找所謂“破綻”,譬如,本案中宋某累計發展下線63人,獲利人民幣3萬元;位某累計發展下線51人,獲利人民幣4萬元。他們就會糾結為什么下線多,錢反而少,他們忽略了兩點,一是在臨桂當地的消耗,衣食住行都要錢,尤其是接新人的時候。二是根據“五級三階制”,因為排列位置不同,有人拿直接提成,有人拿間接提成,有人拿銷售補助,有的位置不拿錢,不是每一次發展人都有錢拿,人多錢少并不奇怪。

    小編手記:除了在廣西桂林,在廣西來賓市、岑溪市,寧夏賀蘭、靈武,甘肅天水、固原,河南三門峽、濮陽、商丘,四川綿陽、樂山、云南曲靖等地都有10份模式,有的模式和“臨桂機會”一樣,有的差別比較大,岑溪的體系打著“深圳木易田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的旗號,綿陽的體系往往打著“新時代健康產業集團”的旗號,樂山的體系500份上總,曲靖的體系又叫“萬商西進”,各不相同,以后我會另外撰文分別闡述。


    在线客服
    - 反傳銷司馬懿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反傳銷浮華塵世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反傳銷魚圣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