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nrvpn"><th id="nrvpn"><delect id="nrvpn"></delect></th></dfn>
    <progress id="nrvpn"></progress>

    南寧1040陽光工程經理痛訴五年見聞
    時間:2019-10-23 【原創】   

    南寧1040陽光工程經理痛訴五年見聞

     

    2016年03月17日湖南日報報道,春節前,當新邵縣清收農村信用社不良貸款的工作人員上門,催收他偷偷拿去做1040陽光工程傳銷的3萬元貸款時,46歲的姚尚當(化名)悔不當初,面面對記者當打開心結,講述了他在南寧做1040陽光工程的五年經歷,記者以他自述的形式,記錄他的悔與痛:

    2010年清明節前夕,在邵陽工作的叔叔給我介紹了一個女朋友,比我小3歲,說在南寧做化妝品生意多年。當年9月20日,我和女方父親來到南寧相親,噩夢從此開始。

    這位女友請來一些“成功人士”跟我鼓吹:南寧是西部大開發的龍頭,在南寧國家經濟技術開發區,正在發展一個政策默許的“行業”——“1040陽光工程”。南寧大沙田沒有工廠企業,也沒有寫字樓,但是有很多出租屋,就是為這個“行業”準備的。他們還說:100元人民幣幣面有6個100,這個“行業”也是購買600份“上總”(傳銷中的一個層級),“上總”了就有自己的團隊,每月有10萬元至99萬元不等的“人頭”收入;幣面上還有29個點,邀約29人也可以“上總”。在這里,不管你有什么問題,總有人回答你;不管是誰,待上一個星期,都會情緒高漲,像打了“雞血”。

    他們的忽悠特別誘人:花3800元購1份可掙380萬元,花36800元購11份可掙700萬元,花69800元購21份可掙1040萬元。兩三年就能積累千萬元身家,財富之夢似乎觸手可及。

    我看了“行業生意”,回到新邵后,整天沉浸在發財夢的亢奮之中。我瞞著家人,偷偷賣掉老屋,籌齊69800元,2011年2月直奔南寧,開始做起“千萬富翁”的美夢。

    到南寧后,我把錢交給“老總”,3月份拿到了裝有19000元的信封。終于可以掙大錢了,我揚眉吐氣,豪車洋房好像就在眼前。

    加入“行業”后,每天要換地方舉行晨會,一個會場30來人,就是人們說的“老鼠會”。我們“體系”(在一起學習的人)有兩三百人,每天晨會開設8個會場。早上6點后,學習的人先后進入會場,不能說話,開始唱歌。必須唱積極向上的歌曲,不能唱想家的歌,如果大家都想家了,行業就沒法做。唱到6點27分,晨會開始,一小時里有三個流程——讀羊皮卷、激情演講、業務洽談,最后由“老總”點評。到7點半,晨會結束。8點鐘開始打電話,確定當天“走老人轉”(相互走訪、留住新人)的時間,一天六班。不能一個人“走老人轉”,避免有人講怪話,而且只講半個小時,防止言多必失。

    晚上也有學習,包括怎么“邀約”(用謊言吸引新人)、怎么“引導”(把新人留住并且加入)、怎么“講心態”(行業有“八大心態”)、怎么“復制”(告訴新人一些方法)、怎么“講工作”(對新人分類培訓,提高留人率)、怎么管理團隊(有各種制度,一級抓一級)。

    學習持續三個月時間。每個新人要學習行業“八大心態”,寫好心得交給推薦人審閱,合格后再往上遞交。一段時間后,在有30人以上的會場,新人把自己寫的心得講出來,得到“老總”簽字認可后,才可以學習“邀約”、“引導”、“講工作”。

    三個月很快過去,我可以“邀約”新人了?吹絼e人在網上聊QQ“邀約”成功,我也學著干。我在網上撒謊說在南寧開了一個專賣東南亞土特產的門店,兩個月后“邀約”到了第一個網友,是嫁到邵陽的婁底人。她帶著兒子到了南寧,經過我一番苦心解釋,投3800元申購了1份。三個月后,她也“邀約”到第一個新人。

    首戰“告捷”堅定了我的信心。朋友建議我把硬件搞好一點,我馬上買來一套木質沙發和一臺新電腦。兩個月后,我又“邀約”到一名成都網友,他來南寧當面交流,一下申購了21份。

    2012年中秋節后,我的弟弟也來了,他了解“行業”后非常興奮,馬上給在家的妹妹打電話說:“你快來南寧吧,投資3800元可以掙380萬元!” 妹妹打死也不相信,還跟親戚們說我們在做傳銷。就這樣,“家庭市場”全部被破壞了。

    我只好繼續從網絡入手。洞口縣一位離異的鄒姓女網友過來了,她打工多年,早就不想干了,反復說要加入我們的“行業”。我又聯系上新邵縣一位李姓網友,她一下申購了21份。衡陽一位網友被我的謊言騙過來后,想看看我的土特產生意,準備加入。我帶她到在南寧的衡陽老鄉那里玩了兩天,沒有“引導”成功。她后來詢問,我是不是在做傳銷生意。

    “拉人頭”還壞了我的姻緣。洞口縣鄒姓女網友對我很好,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那一年我父親去世,她還跟我回邵陽處理喪事。當我們再回南寧,她的弟弟也從上海趕來,他一接觸“行業”,就暴跳如雷,說是傳銷,馬上喊姐姐回家。他還在家人中散播我是傳銷分子的言論,幾天后鄒姓女網友也回了家,我抱很大希望的這個“家庭市場”也遭破壞。

    最多的時候,我也有了16人的團隊,申購了200多份,但我自己僅拿到3萬多元“人頭費”。盡管離“上總”有差距,我卻充滿信心。

    就在我準備大干一場的時候,危機來臨。我們的“體系”悄然發生變化,上至“老總”下至“業務員”,矛盾百出,怪話滿天飛,相互之間“挖墻腳”。300多人的大團隊變小了,氛圍變差了。原來每天晨會開設8個會場,現在減到1個。

    我剛來的時候,每個月有許多人“上總”,“體系”就會發各種食品,每個月都吃不完。朋友“上總”還會請客,大家很快樂。但后來情況越來越糟,許多“業務員”突然就聯系不上了,一些快要“上總”的朋友突然不見了,很多時候連晨會也取消了。

    原來我的“老總”下面有近100人,兩年后只剩30多人,而且傳言四起,如誰把錢卷跑了、誰坐牢了等等。盡管如此,我不改初衷,還在不停地“邀約”、“引導”、“復制”。

    2013年初,賣老屋和借的錢用完了,我又從新邵縣農村信用社貸款3萬元,偷偷用來維持“生意”。但到了下半年,情形每況愈下,我的“老總”下面就剩幾個人,而我的團隊只剩下我一個,成了孤家寡人。

    這時,我的一個在南寧仙葫經濟開發區做“行業”并且“上總”已兩年的“發小”,看我這邊情況糟糕,極力邀請我跟他做。萬般無奈之下,2013年12月,我把在大沙田置辦的家私裝滿一輛四輪車,跟著他來到了仙葫。那天飄著毛毛細雨,我的心情相當惆悵。

    這位“發小”的團隊有50多人。他下面發了兩張“牌”,一張是他的小妹,一張是他的兒子。小妹那條線下面,包括兩個姐姐、婆家姐夫以及姐夫的弟弟等親人,近30人,扎扎實實是一家人。兒子那條線下面,則是“發小”的朋友,有20多人。

    2014年春節,團隊30多人一起過年,很熱鬧。那一刻,我忘記了憂傷。

    過完年,按計劃有幾個網友會來南寧。一位是邵陽老鄉,可就在這位老鄉來的前兩天,我們突然被警察“請進”了派出所,這位老鄉懷疑我做傳銷,臨時作罷。還有一名海南網友,辭掉工作來南寧,當她知道我并沒有所謂的土特產店后,非常失望。我找來“行業”里的幾個海南人勸導她,她才慢慢平靜下來,一個星期后也申購加入了“行業”。

    “邀約”、“引導”不算順利,可怕的事情卻再次出現!鞍l小”的團隊發生人員關系糾葛,一些“業務員”跑到別的團隊去了,10多名邵陽老鄉也走了,團隊一下減到10多人。一位老鄉不僅老婆被人騙走,還欠下20萬元貸款和高利貸,真正是妻離財空。

    “發小”的情況也變得糟糕,下面拉不到人,錢從哪里來?他的姐姐到仙葫5年了,把家里修房子的30多萬元投到“行業”,家也回不去。而我也只能做“八大心態”的“講師”,給一些團隊培訓。事后追悔:“我干嘛說那么多騙人騙己的鬼話?”

    2015年初,我又迎來兩位網友。一位來自常德,她與人合伙在常德市開了一家美容院,對她,我最終沒有“引導”成功。另一位是長沙一所學院的老師,她申購了1份,離開了南寧。

    這位老師走的時候,明白地告訴我,我做的是傳銷,勸我早點離開,否則下場會很慘。我也感覺好累,在南寧掙扎四五年,“邀約”騙人的生活,針一樣扎在我心里。我開始反思:在大沙田、仙葫,許多人辛辛苦苦“上總”,可下面一個人也沒有了,誰給你錢?就像我的“老總”,虧蝕巨本,還欠下30多萬元貸款。這樣的人又何其多,騙親人騙朋友,最后落得血本無歸、妻離子散,甚至走上絕路。

    日子實在難熬,我想到了回家,那里有我望眼欲穿的老娘,有我相親相愛的兄弟姐妹。

    2015年7月6日,我回到了家鄉。在邵陽火車站,我跪在地上,張開雙臂,大聲呼喊:“我的爹娘,我回來了!”幻夢5年,夢破南寧,我失去了什么?5年大好時光,還有我的老屋,還有包括貸款的70000多元債務,更有對親情的傷害。

    就在我回來后幾天,從南寧傳來消息,我所在的團隊散了,人都走了。我徹底醒悟,傳銷就是一個魔窟,跌進去害人害己;丶液筮@段日子,我一直無臉出門,不敢面對被我騙進傳銷的親友。這5年噩夢般的經歷,給我一個慘痛教訓:為人做事應仰望光明、腳踏實地,千萬不要執迷歧途、飲恨人生。

     


    在线客服
    - 反傳銷司馬懿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反傳銷浮華塵世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反傳銷魚圣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