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nrvpn"><th id="nrvpn"><delect id="nrvpn"></delect></th></dfn>
    <progress id="nrvpn"></progress>

    武漢傳銷1040最新消息:成都龍泉驛自愿連鎖經營業傳銷老總石瀅流竄到武漢操盤

    QQ圖片20190205125554.jpg

      石瀅,在江西南昌參與了“自愿連鎖經營業”傳銷活動,和賀東華傳銷團隊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但由于石瀅的推薦人上總以后,發現是騙局后直接就走了,石瀅對下傳言說是因為嫌傳銷組織掙錢太慢,爆料人成為她的下線較晚,她與賀東華傳銷團隊關系已不可考,2016年下半年在南昌上總,不久由于南昌打擊傳銷力度大,將傳銷團隊搬遷到了成都龍泉驛。但是20181031日成都龍泉驛打擊傳銷專項行動中抓獲的曹勝南傳銷團隊骨干中多人反映,曾經見過石瀅,被她打過雞血,有不少人還有她的微信。石瀅自稱甘肅慶陽的富二代,父母在慶陽做房地產,在慶陽是首富,自己家里有保姆,宣傳自己在第二平臺拿了十多萬,接觸了很多項目,第二平臺如何如何好。石瀅在成都龍泉驛幾個互動的傳銷團隊中迅速成為新的神話。隨著成都龍泉驛區打擊傳銷力度的加大,狡猾的石瀅20177月底把自己傳銷團隊從搬遷到武漢的云嶺新城。更為狡猾的是石瀅加入環球悅旅會,成為區域負責人,代號:十纓,妄圖使用合法身份為傳銷活動做掩護,并在“悅旅會”公眾號,「悅旅大人專訪」——【十纓】中偽造了個人履歷洗白自己,見下圖:

    QQ截圖20190204152847.png

     

     在這份人生履歷中石瀅,掩蓋了她的傳銷事實,也成為相關傳銷團隊給下線洗腦的又一素材。其實無論石瀅如何偽裝,只要她還在從事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總有一天終會落入法網。上了總以后用正常的經營活動掩蓋傳銷行為的,她不是第一個。當年賀東華傳銷案中,賀東華的辯護律師提供了:能量文化傳播湖北有限公司及網站報道,證明賀東華在該公司工作,給能量公司帶來1000萬元注資;深圳優妝科技有限公司登記材料、公司章程及變更通知書等:證明賀東華201510月在深圳設立優妝公司直至被抓獲,這些也是真實發生過的,但是并不能掩蓋賀東華,邊做傳銷邊工作的事實,賀東華最終被判刑五年六個月。別說賀東華當時邊工作邊操盤傳銷活動,就是真的不做傳銷了,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八十七條規定,犯罪經過下列期限不再追訴:

     

    ①法定最高刑為不滿5年有期徒刑的,追訴時效的期限為5年。

     

    ②法定最高刑為5年以上不滿10年有期徒刑的,追訴時效的期限為10年。

     

    ③法定最高刑為10年以上有期徒刑的,追訴時效的期限為15年。

     

    ④法定最高刑為無期徒刑、死刑的,追訴時效的期限為20年。如果20年后認為必須追訴的,須報請最高人民檢察院核準后,仍然可以追訴。

     

      也就是說即便是賀東華真的不做傳銷了,十年內仍舊可以被追訴。石瀅也一樣,根據其下線提供的體系圖,如圖:

     

    QQ圖片20190205100358.png

     

     

    注:圖中的石瑩即石瀅,有可能是他下線手誤,我以她本人微信為準。圖上人數不到120人,可能被判刑五年以下,但是提供這份體系圖的人從傳銷組織已經有好長時間了,不排除已經超過120人。即便是不到120人,在石瀅退出傳銷五年以內都可以舉報她,何況她現在還沒有退出傳銷組織,只是躲到幕后操盤。

     

    下面簡單說一說,石瀅加入傳銷以后的種種作為:石瀅的第一條線王博是南昌加入的,后來把自己親弟發展進來,在石瀅上總半年后也在成都上了總,內心愧疚,無心繼續騙人,團隊逐漸潰散,上總后連續三個月一直沒發展一個人,根本就沒有拿到一分錢。石瀅就讓王博貸款買了車,自己開到片區給王博下面的人打氣,說王博上去如果沒有保底工資怎么會買車,給王博下面的人造成不發展也有錢拿的假象。后來王博忍無可忍和石瀅決裂,在2018年下半年退出了傳銷組織。但石瀅仍然蒙騙下面的人說王博自從做了傳銷組織后在家中的地位變的很高,在家買車買房,繼續忽悠。石瀅的第二條線唐誠,為人實誠,家境也很好,老爸是公安局局長,在深圳也有幾套房,但大學沒有畢業就被石瀅蒙騙的休了學,學業徹底毀了,人生軌跡從此改變。

     

    石瀅的第三條線豆致鵬原來是西南大學的研究生。屬于家蠶基因組國家重點實驗室,導師是中科院院士,被石瀅拐騙到南昌加入了傳銷組織在西南大學提交了休學手續,后來在休學手續到期后直接辦理了退學手續,利用其西南大學的研究生身份助紂為虐,坑害了不少人。

     

    豆致鵬加入后把其把其大學的學妹向冬也騙到了傳銷組織,并把親弟弟豆致強和其表弟也發展進入傳銷組織。向冬是中北大學的交換生,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孩子,加入傳銷組織前也考上了國內一所重點大學的研究生,但因為蒙在鼓里,2017年初把在成都把校友張春進拉進傳銷組織。張春進的下線發展迅速,為了防止被超越,石瀅為了快速斂財,繼續忽悠豆致鵬花錢砸了十幾萬買一條線,于20186月底成功上總,原本就負債累累,這一砸更是把豆致鵬逼到了絕路,原本以為上了第二平臺會有更好的生活,誰知道是墜入深淵。張春進也緊隨其后于20188月底上總,致鵬逼直接從A1變成了A2,很多位置就算再來人也少拿錢,陷入了更大的困境中,無法自拔,選擇了蒙騙,從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完美蛻變成了一個人面獸心的大騙子。這都是拜石瀅所賜,如果石瀅上總后知道了第二平臺的結果,告訴豆致鵬,就不會有后面的殘局,可是石瀅自私自利選擇了隱瞞,后來更變本加厲把豆致鵬推向了深淵,在傳銷的道路上一去不回頭。

     

    其實上總以后發現真相,以她富二代的身份,自己損失十多萬是可以承受的,剛上去那會兒下線的百萬損失也是可以彌補的。最不濟也可以像她的推薦人一樣悄悄的離開?伤紱]有,用她下線的話來說就是世上最大的錯就是知錯不改,世上最大的惡便是知惡作惡。石瀅上總以后,不停炫富,鼓吹國家平臺,見下圖:

     

    QQ圖片20190205125645.png

     

     

    下線沒有錢投資或堅持不下去,石瀅拼命鼓吹只有不留后路才能成功,做連鎖就應該不遺余力,叫下線進行各種網貸,一般利息都在24%到36%之間,打法律擦邊球,好多人掙不到錢,只能以貸養貸,最初貸款七八千,最終要還好幾萬,甚至于在警方打擊掉的與石瀅有合作關系的傳銷團隊中,還有養卡攻略(見下圖)和一屋子的POS機,拼了命壓榨下線的今天和未來的價值。好多人當兵和考公務員都受到了影響,不少人征信成了黑戶,曾經有個女孩,剛剛從傳銷出來,找個工作上了三天班,貸款公司的電話就打到了新單位,讓女孩丟了工作,一度產生輕生念頭。

     

    QQ圖片20190205130536.jpg

    可是石瀅不顧下線死活,繼續宣稱自己在西南買了別墅,把自己貸款買的林肯拿出來給自己的下線炫耀,激勵下線發展。但當下線拿著“體系圖”去找她退錢時,發現她正在幫母親的公司賣凈水器,見下圖:

     

    QQ圖片20190205125645.png

     

    可笑的是她居然對下線說自己懷孕了,(見下圖)妄圖借懷孕逃避法律制裁,依法對懷孕或者哺乳期的婦女涉嫌犯罪的,是可以取保候審或監外執行,但是取保候審不會抵減刑期,監外執行哺乳期滿還是要收監的,法律意義的哺乳期一般只有一年,哺乳期一過還是要收監的,總不能一輩子讓自己不停懷孕吧。

     

    QQ圖片20190205125636.jpg

     

    石瀅的下線們,當你們在眾叛親離和家破人亡中,痛苦掙扎求存的時候,石瀅又出去旅游了,她每走一公里,燃燒的都是你們的血和汗,你們愿意你們出賣親友和自己的未來,供她揮霍嗎?不愿意那就行動起來吧,繼續補充完善上面那份“體系圖”,寫出你說知道的房間號,列出在位的職能窗口的名單,寫出石瀅的車牌號、銀行卡號……交到公安局經偵支隊去,今天她在武漢做傳銷,也許你看見這篇文章時,這一只狡猾的狐貍又搬到了其他地方,不過不要緊,有了這些證據,什么地方都可以把她繩之以法。

     

    擴展閱讀:2018年10月31日成都龍泉驛區打擊傳銷案始末以及傳銷人名單

    擴展閱讀:成都龍泉驛傳銷經歷:2018年23歲男生被女網友騙進龍泉驛傳銷發現真相后發瘋   

    擴展閱讀:四川成都新都區2019年傳銷最新消息,龍泉驛傳銷頭目流竄到新都區作案人員名單

    擴展閱讀:成都龍泉驛新傳銷頭目李雪,取保候審后潛逃化名關雪繼續從事傳銷活動,看見請舉報  

    擴展閱讀:成都傳銷最新消息:2018年10月31號成都龍泉驛區打擊“1040陽光工程”傳銷案審判結果出爐


    在线客服
    - 反傳銷司馬懿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反傳銷浮華塵世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反傳銷魚圣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