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nrvpn"><th id="nrvpn"><delect id="nrvpn"></delect></th></dfn>
    <progress id="nrvpn"></progress>

    純資本運作
    反傳銷揭秘:廣西南寧純資本運作傳銷出現新手法:投資69800賺980萬真的假的?


    隨著廣西南寧純資本運作(自愿連鎖經營業、商會商務運作、連鎖銷售)傳銷投資69800賺1040萬的“1040陽光工程”模式被曝光很多次,南寧大沙田、五象嶺一帶的純資本運作(自愿連鎖經營業、商會商務運作、連鎖銷售)傳銷體系,為了規避敏感數字,開始宣稱投資69800賺980萬或投資50800賺980萬,其余都和投資69800賺1040萬的“1040陽光工程”傳銷模式,都是一樣的。

    下面我們就通過延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傳銷案件來解密一下南寧這個宣稱可以掙980萬的傳銷,該案中最早加入的是馬某虹,2010年初她弟馬某乙(已經另案處理)說小舅子杜某在南寧有個生意,要去幫忙并可帶她一起去,她和馬某乙到后到杜某在南寧大沙田租住房子。第二天杜某就帶他們到別人租住房內聽別人給她們講關于純資本運作(自愿連鎖經營業、商會商務運作、連鎖銷售)的發展模式,說是國家提倡,每人投資69800元,次月就能返回19000元,只交50800元就能賺980萬元,聽了兩天后杜某又帶他們在外面考察一些和純資本運作(自愿連鎖經營業、商會商務運作、連鎖銷售)有關的建筑。帶她參觀了五象廣場,又去新華書店買了《資本運作》、《貨幣戰爭》之類的書;貋砗笏杏X不錯,就投資了一單69800元,當時就把錢打給杜某了。兩個多月后,開始參加傳銷的人參觀五象廣場、新華書店、青秀山公園和聽講課,參加傳銷活動。她的上線是父親馬某勝,實際是馬某乙(馬某乙拿馬某勝的身份證投資的)。她又拿丈夫李永紅的身份證登記了一單。截止2012年8月,馬某虹先后通過直接、間接發展“下線”人員1952人,層級達30層以上,吸收資金9800余萬元,與其丈夫李永紅(另案起訴)共同非法獲利2410500元。實際獲利只有230多萬(其中馬某虹賺了80多萬元,李永紅賺了150多萬元)他們花了110多萬一輛寶馬X5車,后來把車賣了,只賣了30多萬,還揮霍了50多萬,退還下線40多萬。

    馬某虹加入不久,2010年4、5月份,馬某乙又把另外一個姐姐馬某芳和同鄉馬某彥騙來,將馬某彥放在了馬某虹下面,又把馬某芳放在了馬某虹下面,截止案發,馬某彥先后直接、間接發展“下線”人員1872人,層級達30層以上,吸收資金9400余萬元,從中非法獲利2565000元。馬某芳先后直接、間接發展“下線”人員1058人,層級達30層以上,吸收資金5300余萬元,從中非法獲利1710500元。

     

    2012年8月20日根據群眾舉報,甘泉縣公安局決定對這些人涉嫌傳銷一案立案偵查,由局長王昌平親自領導,2012年8月28日延安市公安局經偵支隊與甘泉縣公安局聯合行動在延安中延國際大廈六樓江海肥;疱伒曜カ@了涉案人員馬某乙、馬某芳等18名參與傳銷活動人員,并扣押了馬某乙的一輛奧迪Q7車、馬某芳的一輛寶馬X1車、馬某彥的一輛寶馬320車。甘泉縣公安局立即對馬某乙、馬某芳等依法作出刑事拘留決定,同日查詢、凍結了馬某乙、馬某彥等傳銷人員在銀行的涉案存款共計32652394.93元。2012年9月5日,延安市公安局經偵支隊與甘泉縣公安局成立專案組,展開對馬某乙等人組織、領導傳銷活動案件進行偵查。

     

        2012年9月25日,甘泉縣公安局向檢察機關提請批準逮捕馬某乙。2012年9月27日,經王昌平同意后,甘泉縣公安局與馬某芳協商,將馬某芳自己供述參與傳銷獲取的非法所得144萬元由甘泉縣公安局沒收,隨即將馬某芳予以釋放。2012年10月11日甘泉縣公安局將馬彩芳參與傳銷活動違法所得144萬元沒收到單位專戶,2012年10月17日,甘泉縣公安局以馬某芳曾患過癌癥需后期治療、并且因離婚小孩無人照管為由,呈報對馬某芳所外執行意見,經延安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審批決定,對馬某芳勞動教養一年所外執行。為了解凍被凍結的賬戶,11月份初,馬某虹等幾人商量,決定由馬某虹和馬某彥各自出資10萬元共計20萬元,由馬某芳負責聯系甘泉縣公安局局長王昌平并送錢,王昌平收到錢,后將幾人賬戶解凍,供這些人支取揮霍。后來在王昌平指使下,甘泉縣公安局收了4萬元贊助費后,把馬某芳、馬某彥用傳銷非法所得款項購買的寶馬X1車、寶馬320車也發還了。

        2013年7月份,馬某虹、馬某芳姐妹為了讓羈押在甘泉縣看守所的弟弟馬某乙監外執行,商量決定給甘泉縣看守所所長袁某某、獄醫劉某丙行賄。之后,馬某虹找到袁某某、劉某丙,請求袁、劉二人在給馬某乙辦理虛假病檢的事情上給予幫助。馬某芳、馬某虹給袁某某送了2萬元,給劉某丙送了5000元。后經袁某某同意,劉某丙將馬某乙帶到延安市人民醫院檢查。馬某虹、馬某芳事先找到一名肝炎患者頂替檢查,以馬某乙的名義抽血化驗,弄虛作假,取得馬某乙患有“乙型肝炎”的虛假診斷證明。之后甘泉縣人民法院據此證明,作出了對馬某乙暫予監外執行的決定。

    2013年7月19日甘泉縣人民法院因馬某乙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對其判決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5萬元;2013年12月2日甘泉縣公安局偵辦的馬某乙組織、領導傳銷案中,百余名涉案人員到延安信訪大廳上訪,要求甘泉縣公安局對案件中“老總”級人員涉嫌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2014年4月25日王昌平因涉嫌受賄罪被寶塔區人民檢察院刑事拘留。2015年2月3日延安市寶塔區人民法院對王昌平犯受賄罪、濫用職權罪,馬某芳、馬某虹、馬某彥犯行賄罪,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一案作出(2014)寶刑初字第00385號刑事判決。

    判決過后,這些人不服,提起上訴,2016年6月20日,延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15)延中刑二終字第00080號判決:撤銷寶塔區人民法院(2014)寶刑初字第00385號刑事判決。判王昌平犯受賄罪,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20萬元;犯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一個月,并處罰金20萬元。判馬某芳犯行賄罪,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并處罰金20萬元;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又八個月,并處罰金50000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又十個月,并處罰金25萬元。判馬某虹犯行賄罪,處有期徒刑一年五個月,并處罰金20萬元;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九個月,并處罰金50000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25萬元。判馬某彥犯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五個月,并處罰金20萬元;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九個月,并處罰金5萬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25萬元。涉案贓款贓物均被沒收。

    小編手記:無論是宣稱最終可以掙1040萬還是980萬,都是換湯不換藥,都脫離不了傳銷本質,都是前面的人分后面的人錢,即便是做到最好也只能分十分之一的錢,還要因此承擔法律責任,非法所得全都沒收,還要判刑和并處罰金。其實,做到老總的,多數是知道真相的,但是他們寄希望于取證不足或類似于王某平這樣的敗類充當保護傘,殊不知,傳銷危害社會安定,無論這個保護傘有多大,都只能掩蓋一時掩蓋不了一世,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都會報。

     

     


    在线客服
    - 反傳銷司馬懿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反傳銷浮華塵世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反傳銷魚圣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